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垄断导致农村固话费用偏高【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1:50:33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近日,本报收到读者电邮,反映“固话垄断给农民增加了负担”。

发信人王德福,是中国民主同盟吉林省白山市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由于老家在农村,他关注农村电信资费问题由来已久。“我父母住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因为固定电话费用高,老人舍不得打。据我了解,农民普遍舍不得用座机,家里即便安了电话,也是接多打少,甚至光接不打。”王德福认为,导致农民固话费高的原因主要是月租费、区间费和一些存在收费陷阱的新业务增值收费。

“以我老家为例,住宅电话在农村的月租费是10元/月,城市标准为18元/月。但城市由于运营商之间竞争激烈,实际执行的是无月租费,每月最低消费18元。”这样,农民显然不合算:即使每月打了18元电话,也得交28元话费,因为还有10元月租费。

根据通话范围的不同,我国固定电话分为长途电话和本地电话,本地电话又分为营业区内电话和营业区间电话。所谓营业区间电话,是指在一个本地网内不同营业区的用户相互通话,目前,在同一个电话区号下,县与县,县与市之间的通话均属区间通话。区间通话,运营商要收取区间话费,国家规定的收费上限为0.4元/分钟。

“城里人多在本市内通话,区间费实际上主要涉及农村用户,其资费之高,让农民打不起电话。”王德福给记者算了笔账:固定电话通话正常资费标准是前3分钟两角,以后每分钟1角,而区间费每分钟高达4角,无任何优惠,即使只通话1秒钟也按1分钟计费。那么,在城市打本地电话5分钟,费用为4角,而农民在自家给邻县打5分钟电话,就得花两元,话费支出是市内电话的5倍。

“区间电话甚至比国内长途还要贵,因为长途业务领域引入市场竞争,用户有多种方式可选择使用IP电话,有的IP卡优惠到近乎两折。不谈IP,即使在公用电话超市,国内长途也才0.30元/分钟。”王德福说。

“部分增值业务存在消费陷阱,也使农民产生额外的话费支出。”王德福告诉记者,在其老家,网通公司为广大农村用户免费开通了来电秘书业务,4次振铃之后,主叫方就会听到电脑提示音,系统开始对其计费,但由于网通公司又为用户免费开通了悦铃业务,主叫方根本无法判断被叫方振铃次数,极易产生话费。

“理顺城乡固定话费比价,促进农村电信事业的发展,需要在固话市场引入更多竞争,只有打破一家运营商主导的垄断局面,农村用户才能享受到真正实惠。”王德福说。

不少村镇居民弃座机用手机

“一个月欠了七八十元,座机就是贵,我家电话已经欠费停机了。”6月6日,在吉林省桦甸市下属的网通临江营业厅窗口,一位中年女士要求办理拆机。几分钟前,一位姓张的先生刚刚申请了拆机业务,他对记者说:“现在手机也单向收费了,打手机0.1元/分钟,跟本地营业区内打座机的费用差不多,但座机要交月租费,何况打区间电话还要收0.4元/分钟的区间费,算来算去,里外里座机比手机还贵,留着座机干嘛?”

网通临江营业厅负责临江屯,小红石村、太平岭、驮道屯等周边地带的固网业务。进入这里的电信运营商目前有3家,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网通。众所周知,前两者主要经营手机业务。“铁通还没进入,可能因为架线成本高”,该厅工作人员坦陈,因为手机资费不断降低,固话业务受到冲击,“现在安固话的,主要是宽带上网”。

与网通一街之隔,便是中国移动桦甸市临江营业厅。“针对农村消费群体,我们推出了神州行家园卡、接听王等业务。拿家园卡来说,无月租,单向收费,主叫0.1元/分钟,来电显5元/月,在桦甸各乡镇都如此收费。如果拿到桦甸市,接打0.2元/分钟,出了桦甸市0.4元/分钟。”该厅经理孙晓芳表示:“因为比较便宜,家园卡很受用户欢迎。”

“刚开始,移动收费也不低,联通来了后,为争取市场,陆续推出一些资费较低的业务,结果联通出一个政策,移动就跟着出一个,不到几年,手机费用都降下来了。”在街面上蹬三轮的张师傅对记者说:“我家座机早拆了,现在用的是手机。”

“如果竞争再充分一些,固定电话说不定能彻底取消月租费和区间费,那样的话,选择固话的人兴许会增加,百姓受益,固网运营商不是也同样受益吗?”在当地水暖供应公司上班的刘德权对记者说。

批州林场的电信发展史

“竞争面越广泛,老百姓受益越大。从我们林场所在地的电信发展史来看,没有竞争,就没有今天的通话便捷。”批洲林场副场长兼工会主席董志贵说。

批洲林场坐落于吉林省白山市靖宇县那尔轰镇境内,这里山高林密,生活着上百户人家。站在林场办公楼院外,抬头便可望见不远处山坡上的一座白色小房,房前房后矗立着两座高高的信号塔,一座带有联通的中国结标志,另一座属于中国移动。

“1996年,这里还没有任何通信设施,因为村屯少,我们找了很多家电信公司,可人家都嫌成本高,不愿来架网。只有白山镇电信公司来帮忙,我们自己在半山盖了个小房子,从白山镇接收无线信号。”他说,当时,电信给了两个信道,总占线,而且信号很不稳,得转着天线找角度,遇上打雷下雨,根本就打不出去,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能把人急死。

“2000年,中国移动来了。我们兴奋得不得了,开通后,卡号费50元,月租费30元,双向收费,但大家争相买卡号和手机,热闹得很。”

“2002年,联通来了。联通刚进来,移动就出了政策,给林场内部职工做成集团小号,每月最低消费20元,但单位内部职工接打电话都不用花钱!”董志贵露出笑容:“有了内部小号,职工手机话费起码降了一半!”

“移动就这样把市场给占领了,联通难以拓展,找移动协商不打价格战,否则两败俱伤。实现了单向收费后,资费再没有大的变化,但双方的服务都越来越好。”

“2005年年底,网通也来了,推广SCDMA业务,资费标准和固定电话一样,外形也跟普通座机一样,唯一区别是无线。网通在靖宇县建了一座塔,就把5个行政村11个自然屯全都覆盖了。”董志贵说:“现在,中国的话费还是高,我希望竞争再充分一些,用户再多受益一些。”

新加坡触犯食品安全条例案件有上升趋势易秒英

一刀说丨电气化时代内燃机技术发展的新趋势益阳

图揭传说和现实中的9大怪物社会奇闻枝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