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戛纳一个局外人主导的峰会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9:07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戛纳:一个局外人主导的峰会

11月3日的戛纳阴云密布,除了偶尔有几只鸽子在空中飞过,整个小镇如一座空城般人迹罕至。这座以电影节而闻名于世的法国南部城市,突然变得沉寂。只有散落在各个街角的警车和在警车周围全副武装的警察在不时地提醒人们,第六届G20首脑峰会马上要在这里举行。  “我在戛纳生活了30年,从来没有见过戛纳的街道如此冷清。”一位在戛纳开药店的女店主告诉本报记者。出于峰会安保需要,只有在戛纳居住或生活的人在经过身份核实后才能领到一个白色的胸牌进出戛纳,而一般的游客在这几天已经被拒绝在外。  一场细雨随后悄然飘落。戛纳愈显安静。然而,在峰会内,一场夹带电闪雷鸣的“大雨”,正倾盆而降。  一个人主导的峰会  倒回一天。2日的戛纳,正大雾弥漫。当天,法国南部机场大多瘫痪。然而,平时一直关闭的戛纳机场却突然启动以作备用。当地时间晚上8点25分,原本在峰会名单之外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乘坐飞机降落在尼斯机场,一刻钟后,他出现在了戛纳电影宫会议中心 G20首脑峰会的主会场。此时,法国总统萨科齐、德国总理默克尔、IMF总裁拉加德以及欧盟领导人已经等了约40分钟。  帕潘德里欧的到来没有得到任何热烈欢迎。他本人只是与等在门口的媒体招了招手后,便进入了会场。欧盟主要领导人们的冷漠,似乎表明了对这位新客人的不满。正是这位新客人,在峰会召开前,突然成为G20事实上的主导者。  10月31日,帕潘德里欧宣布将就欧盟救助希腊方案举行全民公决。这一提议意味着一旦救援方案被否决,希腊将正式宣告违约并可能因此而退出欧元区。一时间,从全球市场到希腊国内风声鹤唳:意大利国债与德国国债利差扩大至欧元诞生以来的最高纪录,全球股市纷纷下跌。希腊国内,为避免可能出现的激烈政治斗争,军方高层全部换帅。  本来已经全身心筹备峰会,并希望此次峰会为欧洲债务危机添加助力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大为震惊。他立刻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联名邀请帕潘德里欧紧急前往戛纳举行商谈。与此同时,已经备好的新一轮救援希腊的80亿欧元,被临时冻结。  欧洲的普通民众,特别是没有债务危机的国家的人们,比震惊的领导人们情绪更加激烈。“(希腊公投)是一个巨大、巨大的错误。我认为希腊应该破产,应该离开欧元区。正是欧元区当初的快速扩张,让这样的国家加入而导致了这种后果。”75岁的丹麦人Wirenfeldt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为G20峰会安保执勤的法国人Internicola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希腊人不努力工作,总是问题不断,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好。”  英国人Metcalfe更是将希腊公投看做是一种逃避责任的手段。“希腊举行公投是软弱的象征,我认为这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转移了为稳定欧洲金融状况达成协议的重心,以及戛纳峰会上的讨论重心。”  希腊的全民公投正在引起欧盟的全民反感。  欧盟和希腊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半小时后,走出会场的帕潘德里欧立场有所转变。“身为欧元区的一员,意味着我们既有许多权利,同时也有义务。我们身为欧元区的一员感到自豪,现在到了履行义务的时候了,我们向世界显示我们能够承担这些义务十分关键。”帕潘德里欧说。但他仍坚持让希腊人民“自己说话”。  与此同时,默克尔和萨科齐联合召开了记者会。两位神情严肃的领导人话不多,但传达了一个坚决的态度:“希腊应尽快做出决定要留在欧元区还是离开。”  4楼和5楼的两场峰会  当地时间11月3日早上8点左右,希腊方面最先传来消息,帕潘德里欧将在当天10点举行内阁紧急会议。消息传来一个小时后,萨科齐作为G20的东道主神情疲惫地出现在峰会主会场的大门口,等待奥巴马的到来。随后,萨科齐和奥巴马在会议中心4楼的3号会议室关上门开始磋商。  相隔20分钟,5楼的7号会议室开了门金砖五国将在这里会商,以协调在本届峰会的立场。这两场讨论内容,都与远在希腊的那场内阁会议紧紧地拴在了一起。在记者媒体中心的大荧幕上,峰会现场的镜头和希腊内阁会议的现场不断进行着切换。  10点40分,最先结束会晤的萨科齐与奥巴马一起出现在新闻发布中心,“敦促欧盟履行10月27日峰会决定,保障欧洲金融稳定。”奥巴马说。这话让萨科齐听起来表情有些尴尬。随即,奥巴马开起了玩笑:“萨科齐刚出生的小女儿的长相,多亏像了他妻子布吕尼。”萨科齐的表情还是没有轻松起来。  又过了20分钟,刚结束会晤的金砖国家正式表明立场:“我们在会晤中统一了立场,我们希望欧盟能就解决国债危机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法。IMF或许可能成为金砖国家参与救助欧债的防火墙。”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首席经济助理达沃科维奇对记者说。  当萨科齐在G20峰会上备受压力时,来自希腊紧急内阁会议上的好消息令他的困境稍微舒缓。11点左右,希腊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的一些代表表示不再支持帕潘德里欧,将改组联合政府,这也意味着希腊的全民公投将不再进行。  12点55分,在推迟了近20分钟后,萨科齐又一次站在了会议中心的大门口,迎接各国领导人的仪式正式开始。萨科齐有些心不在焉,在欢迎各国领导人时,萨科齐两次误以为欢迎仪式结束,而打算返回会议室,又被拦了下来。30分钟后,G20领导人第一次全体会议开始,这一时间正是主办方预定的G20领导人举行工作午餐的时间。  会程的不断延迟牺牲掉了领导人们的午饭时间。  正当G20领导人在直径5米左右的圆桌上举行闭门会议时,希腊再次改变了G20的会谈内容。此时,希腊内阁会议也正围绕帕潘德里欧的去留释放着摇摆的消息。  “我们在等待雅典的消息。有消息说,帕潘德里欧今天可能会辞职,我们得等着看情况。”西班牙代表团发言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来自希腊的消息一定是大消息,帕潘德里欧辞职是大消息,他不辞职也是大消息。”  3点50分,G20领导人结束会谈去拍全家福时,希腊方面的消息传来:帕潘德里欧否定了辞职,同时也否定了举行全民公投。在全家福中,萨科齐和默克尔脸上都有了一些笑意。  当地时间11月4日,在排除了希腊公投的阴影后,G20公报中的内容又再次回归到救助希腊的钱从何而来。在经过此轮G20峰会的PK后,通过注资IMF救助欧债危机成了峰会的共识。而这种共识并不新鲜。  此刻,那场细雨还未消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