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心剑影刀封魔录第四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0:23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第四章 巨变

「这些事情……妍儿也想和大家一起面对。」

众人膛目结舌,面面相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心里都道:这孩子的轻

功和隐匿之法竟已到了这般高深的程度,特别是心思缜密,观察力远非寻常人所

及,只是太过于天真又没有江湖经验,很多事情该如何教她面对呢……

「妍儿既然想知道,想和我们一起,那便留下。林老你继续说吧。」林章脸

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很轻描淡写的说。

听见二叔都这么说了,欣妍一脸得意,坐正了身子,有模有样的准备一起议

事。剩下的三人皆是不解的看向林章,特别是韩冰秀,不知林章为何让妍儿留下。

「妍儿也不小了,快十九了吧,当年父亲仙去以后大哥也是和她这般年纪就

扛起了整个山庄。最近魔教死灰复燃之事如若是真的,我们一味的保护妍儿,不

如让她有保护自己的本领。」林章望向韩冰秀,又说:「如果天下太平,我不会

让她这么小就摊上山庄这趟浑水,现在多事之秋,我反而想让妍儿知道江湖上的

险恶,人总是要成长的,嫂嫂你看……」

韩冰秀那里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想到自己当年心比天高偷偷跑出去闯荡

江湖的时候还没女儿这般大,父亲后来抓住她好一顿训斥和责罚。可是又有什么

用呢,江湖儿女谁不是怀里揣着一颗侠客梦,她早晚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护犊情

深的韩冰秀只是舍不得女儿身涉险境,就像那一次和林管家对阵嵩山老怪的那一

役,当年是夫君救了自己,如果是妍儿……又有谁来救她?

事已至此……妍儿早点知道也好,冰秀想。大家定会护她周全,便朝林章点

了点头。看见嫂嫂首肯,林章一挥手示意林管家接着说。

「二庄主,刚刚说到华老,岭南双温,梅娘他们十几人也不日就要赶到山庄,

可能脚程快一点的,就是这一两天了吧。」

林章点了点头,「嗯,好!」

「二叔,我爹这次一个人过去,我好担心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妍儿,放心吧。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你不是知道你爹很厉害了吗。这样告

诉你吧,你娘加上林管家,加上你两个温哥哥,再加上华山爷爷,最后再加上其

他十几个高手,他们一起上都不是你爹的对手呢!」林章笑眯眯的说:「何况大

哥可不是一个人去的,一同去的还有神鞭袁达尽,开山剑蒋平,最后一个是轻功

和陷阱功夫十分了得的唐门索命鬼李渺。有他们三个在,加上你爹爹,妍儿还担

心什么?」

「我爹是不是练了心剑?他的身体也是因为修炼心剑才会……是不是?」

林章听到这话,笑容慢慢的凝固了,一脸的寂然,「这……其实……」

韩冰秀看见老二神色不太好看,知道他们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又一起走南

闯北,出生入死才换来了这神剑山庄偌大的家业,兄弟两人随时可以为了对方豁

出性命,现在这个情形正是戳在了林章的伤心处。冰秀轻叹一声,「妍儿,来,

到娘这里来,娘告诉你吧。」

欣妍便坐到了韩冰秀身边,韩冰秀抓着女儿的一只手,把关于林豫和心剑的

事情全部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

林欣妍愣愣的听着娘说的每一句话,加上最近和以前听来的点点滴滴,把这

些东西像拼图一样的一拼接,才了解自己这个神剑山庄原来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她的小脑袋飞快的转动着,想到如果极乐盟真的存在,又一直在积蓄力量的话,

爹爹此次去并非是万无一失,相反还很危险!她又偷瞄了两眼其他几人,都是一

脸的担心之色。解开了心里一直觉得奇怪的谜团,欣妍的心境好像一下子成长了

很多,她觉得以后再也不要爹和娘再为自己操心了,自己一定要变强,强到有朝

一日可以保护大家,妍儿的目标和梦想不是当上天下第一的女剑侠吗?一定要努

力做到哦!

不想再让大家担心了,不管是担心爹爹,还是担心自己,欣妍突然笑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嘿嘿,爹原来这么强,我都不知道呢……那我们就不要再

担心啦!他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大小姐还学会了安慰别人,真不容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林欣妍乐观,年轻又有活力的样子所感染,其他几人也

打起精神来,又商议了一些旁支末节的东西,就听见下人过来通传道:「二庄主,

岭南双侠到了。」

「哦?这么快……快快有请!」

过了一会儿工夫,堂外就走进两个剑眉星目,炯炯有神的年轻人,都穿着皮

革青布相间的行者劲装,俩人长相极相似,只有仔细分辨才能看出细微的分别。

其中一个年长的,大约30岁左右,手提一把亮闪闪的雪银龙胆长枪,威风凛凛,

较之另外一人,略显粗犷豪迈。

跟在他后面进来的另一人,大概25岁左右的年纪,腰上少见的斜挂着两把

兵刃,是两把细长的鎏金乌钢唐刀,一把长达三尺六寸,一把短一些,大概两尺

四寸。相较前面那人,后来者面貌俊美,英气更甚,一股少年英雄的味道。

「岭南温双铭,温双齐见过二庄主,两位夫人,林大小姐,老管家。」

「是双侠到了,快快请坐,上茶。」韩冰秀气质高雅的点点头。

林章也说,「两位来的好快。」

「那里,都快累死了!接到飞鸽传书以后,我们兄弟俩日夜兼程,片刻也没

休息的赶了三天的路呢!马匹都换了几拨,本来也没这么快,还不是有人心急,

想见小姐。」

「你……大哥你说什么!我……我还不是怕有人对山庄不利。」

「你是怕有人对大小姐不利吧?」

「我不和你说,无理取闹!」说完年少一点的温双齐唰的一脸通红,却言不

由衷的偷偷望向林欣妍。看见欣妍一身纯白的修身上衣加短裙,绝美的俏脸闪着

水灵灵的大眼睛也看着自己,他不由的呆了。

「看什么看,满脸大汗的,再看,再看给你一个穿云掌!」欣妍故意板着脸

囔囔,却更显可爱。

叫温双齐的青年脸更红了,马上转过头来看着桌上的几株水仙花。

一阵闹腾,众人皆是大笑了出来。

又过了两日,转眼间林豫离开山庄已经第五天了。

一大早林欣妍就吵闹着要去云鹿城闹市赶庙会,还说这次日子好,是黄道吉

日,理应是半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庙会,不去瞧瞧热闹多可惜啊。说着说着沈嫣

然也来了,也说想去看看。韩冰秀不喜欢抛头露面的赶这种热闹,她喜静,这个

时候让两女就这么去又难以让人放心,虽说妍儿修习天山剑派的宗门剑法和穿云

掌已经小有成就,但毕竟毫无临阵对敌经验。

林欣妍聪明,知道娘亲在担心什么,小眼睛一转说:「温家两个哥哥不是在

庄上么?他们两个可是厉害的很呢,让他们陪着一起去吧,我们四人在一起娘总

放心了吧?」韩冰秀想想也是,岭南双侠虽然年轻,可他们一个使枪,一个使双

刀,名声早就传遍江湖,是少有的少年英雄。让他们两人一同去,再加上妍儿在

就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便点点头放她们去了。

人走了以后,顿感清净了不少,韩冰秀回到自己卧房屏退了左右的丫鬟和下

人,盘腿坐于床榻之上,开始修习起本门的心法来。她自从嫁入林府开始,便极

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这武功也没怎么放下,一闲下来就时常会研修一下心法,

加上一有时间就和林管家或庄里的其他各路高手切磋几下招式套路,武功在这些

年间只进未退。

她引导内力流经六脉,先是在冲脉,带脉运行了两个周天,又引真气流经阴

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等四脉。待到全身冒出淡淡的白色微光,经脉已

然畅通无阻之时,最后再引真气流入督脉,任脉两大最根本的大脉。两柱香功夫,

韩冰秀就额头微微冒汗,大感任督二脉拓宽了不少,隐隐的觉得天山飘渺心法到

了第三重的瓶颈之处,假以时日便可突破到第四重心法境界,韩冰秀不由大喜,

想不到在不经意间,自己的境界已经到了这个关头。

天山本宗的飘渺心法本来就是江湖上几百年间难得的上乘武学之一,此心法

一共五层,但是除了天山开派祖师爷练到过第五重以外,几百年下来,天山剑派

的弟子最多也就只能修炼到第四层便再也无法突破。相传飘渺心法到了大圆满的

境界,也能做到剑气外放,达到在十几丈之外就能分金断石的程度。

现任天山掌门,韩冰秀的父亲,也算是一个练武的好手,资质不错,在早几

年前突破了第三重,他现今也天山剑派唯一的一个拥有四重飘渺心法的人,就凭

借四重飘渺心法,韩德清便跻身江湖超一流高手之列。除掉他,派内也只有七人

在第三重,加上在派外的林兴和韩冰秀,修炼到了第三重的也不足十人。现在她

马上就有望追上父亲的脚步,又怎么能不欢喜呢?

运气修炼中,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韩冰秀收功,把真气重新纳入

丹田气海内,又吐出一口污浊之气,刚欲起身就听见外面下人说二庄主有请,速

去议事堂一叙。冰秀心道又出事了么?便急急起来朝大堂走去。

韩冰秀到的时候,看见林章林兴满脸的焦虑,都是背着手在堂内不停的渡着

步子,二人看见冰秀,林章马上开口说:「嫂嫂,可能情况有变!」

「什么?」

「大哥那边情况可能有变!」

韩冰秀听后只感觉眼前一花,忙运了几分真气护住心神,颤悠悠的问:「到

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章也不多说,从袖中取出一张小纸条,递给韩冰秀,「嫂嫂请看,这是方

才收到的飞鸽传书!」

纸条上只有寥寥几字:灵州十里渡,北破庙,有伏。

纸条半红半白,红的那边已渐渐泛出暗红之色,这显然是血迹。

「是开山剑蒋平的字迹,我认得」林管家说。

「这……这是怎么了?」韩冰秀急问。

林章也是又急又愁,「我也不知道,飞鸽带来的只有这张纸条。具体情况根

本无从知晓,看纸条上的说的灵州十里渡,乃是刚刚出了我们所在的云州,进入

灵州不久,是沧澜江旁的一处渡口,往京城方向的必经之路。但是这渡口并非大

路官渡,只是一小渡口,车马不多,人迹罕至。渡口北边也确实是有一座小破庙,

以往抄近路才走这边。只是这位置确实偏僻,神机门和神策门并没有人在此地设

点。所以消息更不得而知!」

韩冰秀强定心神,思量了片刻,抬手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事不宜迟,我

现在就赶过去!」

林章说:「我也去!」

林兴却在一旁更急了,「二庄主,大夫人,万万不可!现在情况不明,我看

见岭南双侠一大早就和二夫人大小姐出门去了,华山老人等一众高手也还未到,

现在人手不够,就这样匆匆赶去,万一真是有变怕是羊入虎口!」

韩冰秀记挂林豫的安危,早就顾不上这些了,「再等华老他们过来,要到几

时?」她又看向林章,说「二叔你武功低,去了危险,我先一个人过去,等其他

人来了再速速支援。」

「知道劝不住夫人。如若非要这样,那我陪夫人一起去。」林兴急道。

「也好,现在就走!」

还未等林章想再说点什么,韩冰秀和林兴俩人运气间几个起落,飞快的闪出

了大堂,各自回屋带上了兵刃和应急之物,一同来到马厩挑了两匹快马,便风驰

电掣的出了山庄,往北疾驰而去。

因为担心夫君心切,韩冰秀和林兴俩人日夜疾驰,只有累极了,才靠在树下

休息一会儿,路上换了四批快马,他们只用了3天多的时间就赶到了十里渡。

过了渡口,又往北行了大概十几里路,极目望去才远远的看见山路边竖立着

一座破庙。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还真是人迹罕至。

俩人挑了一个隐蔽密林之处,下马后林兴说:「夫人,要不你先等等,我去探探。」

「林叔,我们俩人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随后二人一前一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慢慢的朝破庙走去。行至离破庙

还有二百来步的时候,两人就发现四周全是激烈打斗过后的痕迹,地上血迹斑斑,

断剑残刀散落在四周各地。

「夫人小心,前面有具尸体。」林兴说完对韩冰秀使了个眼色,他们都来自

天山剑派,原来也曾多次结伴同行,共同经历过厮杀。在这种情况下早有默契,

走在后面的韩冰秀立即提气屏息,拔出长剑在手,警戒着四面八方任何可能出现

的危险,而林兴则是缓慢的靠近尸体。

走近以后林兴发现趴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有神剑山庄的黄金色剑标刺绣,他不

由的心中一冷,慢慢的把尸体翻转至正面朝上,一眼看去林兴悲从中来,原来是

他?

老管家不禁沙哑着嗓子悲愤的说到:「夫人……是李渺。他……」看到尸体

的面皮青紫,显然已经死去多日。这索命鬼李渺为人热情豪迈,一点都看不出来

他出身于蜀中唐门,还有着一手上乘的陷阱和暗器功夫。

林兴红着眼圈仔细的翻看了一会儿,对着身后正在警戒的韩冰秀说:「李渺

最擅长各类陷阱机关,但是此地并没有半点机关的影子,可见他事前并不知有伏,

机关还来不及铺设。可见敌人在暗处,他们早已知道我们会在这个时候行至此地,

然后突然袭击。李渺精通暗器,身上一定都会带着三十六支精铁梅花镖,他现在

身上只剩四支镖……可见与敌人缠斗了许久……」

韩冰秀靠近一看,问:「能看出是何门何派下的毒手吗?」

「看不出来,只知道对方不止一人,他身上很多伤口,致命伤是被一把长剑

从背后透胸而过……而且他的对手并不像是会极乐无极功……」林兴稍稍一迟疑,

「咦?等等……这手法倒像是武当太玄剑法中的一招,长虹贯日!」

林兴正要再仔细查探一遍,就听见身后的韩冰秀急促的喊了一句:「林叔,

是神鞭老英雄!」林兴抬头寻着韩冰秀的指向望去,就看见神鞭袁达近斜靠在庙

门口的石狮子上。

一个起落间,两人闪身靠近一看。袁老英雄手中的铁鞭断成几截散落在身边,

他也是早已死去多日。林兴正要低下身子去查看,就听见韩冰秀叫到:「林叔,

不可!有毒……」冰秀推拉开林兴,隔着一段距离说:「看老英雄的花白胡子上,

吐出来的血渍呈绿色,皮肤发黑……能形成这种情况的只有蜀中唐门的奇毒青花

散!」她又转身看了看后面的李渺,疑惑的说:「李渺不会用毒……绝不会是内

斗,敌人中还有唐门的人在!」

两人望向四周,除了自己人的两具尸体,还有地上杂乱的脚印,其他半具的

尸体也没见着,想来也是怕暴露了什么,搬走了。可是这武当太玄剑,唐门青花

散是为何……林兴正在沉吟间,却看见韩冰秀思夫心切,还未查探就提着宝剑,

直直的冲进了破庙,他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进到庙内,只看见里面空无一人。但是光看这打斗的痕迹却是要比庙外

激烈了很多。残破的佛像上,地上,半倒的土墙上,腐朽的大殿柱子上到处都是

斑斑血迹。最一目了然的是庙内横七竖八,纵横排列着许多条深不见底的恐怖剑

痕。这些剑痕哪怕是穿过了坚硬的花岗岩石阶,深度都有一尺以上。「是心剑!

心剑的剑气留下来的!」韩冰秀喃喃道。

随后两人围着破庙绕了几个大圈以后,一无所获。林豫去了那里?甚至是发

飞鸽传书的开山剑蒋平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即便是在厮杀中退走,也

应该留下踪迹。可是这四周翻了个底朝天,连脚印也没留下半个。

韩冰秀正恍惚间,只听林兴一声低吼:「有人!」话音刚落,六条黑影便落

在四周,将韩林两人团团围住。韩冰秀和林兴抽剑在手,背靠背站定一看,来者

六人皆是黑衣蒙面,都是空手而来,看他们的身法想必是掌法和拳术的高手。其

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开口问道:「都是天山剑法的姿势,这小娘子还生的这般美,

没猜错的话二位就是仙子剑韩冰秀和林大管家吧?」

韩冰秀暗暗把飘渺心法运到巅峰,死死的盯着说话之人,心想对方明显是有

备而来,对他们知根知底,她稍一思量便问:「你们是什么人?既然知道我们的

身份那我问你,我家相公北上经商,为何要在此地设伏?」

「你家相公北上可不是做点小买卖这么简单吧?夫人无需担心,他正在我家

主人府上做客呢,夫人和林大管家何不随我们一同去叙叙?」

「我若是不去呢?」

「夫人不去我们就" 请" 你去好了,就怕刀剑无眼伤了你这样的仙子,要唐

突美人了。」那人盯着韩冰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最后把目光停在韩冰秀高

耸的乳房上,随着一阵怪异的笑声,他说:「只要夫人乖乖随我们去,白天赶路,

晚上还能让夫人尝到人间极乐的滋味,到时候怕是夫人还要对我们兄弟几个念念

不忘呢!」

韩冰秀听见这话外之音是气的满脸通红,林兴更按捺不住的一声爆吼:「休

对我家夫人无礼,受死!」二话不说就化作一条残影径直的冲了过去。他此时已

恼怒至极,全力的使出一招剑指青山,刺向这领头模样之人,欲一击得手,擒贼

先擒王。谁料对方竟不躲不闪,托大的正面迎上来一掌就对上了林兴的剑势,这

剑和掌还未碰到,在两股内力对撞摩擦下空气就已经滋滋作响,火花四射。「砰」

的一声,两人都是大退了几步,不约而同的喷出一口鲜血。

「林大管家的剑想不到这般强横,是我小看你了!不过我们有六人,我劝你

们还是早点收手的好!」黑衣首领擦了擦嘴边的血迹说道。林兴只感觉体内血气

翻腾,强运了一口真气,压住了紊乱的气息,再度冲了过去,站在旁边的两人看

见林兴再发难,和领头人三人合力迎头攻来,瞬间拍出了六掌。

掌未到而掌风先到,这三人竟然武功相差不了多少,林兴骇然。就一个人便

和自己不遑多让,这要再加两人该怎么应对?

老管家自知不敌,身形却未作停留,脚下微点一个闪身斜退一步,剑锋骤转

劈出天山剑法的横扫千军,逼退了三人。当下便想到强敌当前,最好还是各个击

破,徐而图之才是上策。

再看韩冰秀这边,也是三对一斗得难解难分,对方三人武功并不低于她多少,

加上敌人的功法和武技竟不知来路,以前从未见过。四人战至一百余招,韩冰秀

渐渐不支难以为继,却听见林兴那边一声惨叫,韩冰秀担心林兴的安危,大急之

下又无暇观望,便顺势卖了个破绽吸引敌人一齐攻来,她却从腰间偷偷摸出三枚

天山寒冰刺快速甩出,黑衣人猝不及防之下有两人险险的闪开,一人被寒冰刺正

正的扎中了前胸,三人都是急急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冰秀也结结实实的中了对方

两掌,喉头一甜吐出鲜血,心知受伤不轻。

得到这个空隙韩冰秀望向林兴那边,看见原来是林兴的长剑刺穿了一个黑衣

人的胸口,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谁知那个被刺穿胸口惨叫不已的黑衣人憋着

最后一口气抓住林兴的长剑便不肯松手。林兴运足气力猛的一抽,长剑退出鲜血

四射。眼见那中剑的黑衣人倒了下去估计是活不成了。电光火石间,其他两人趁

着林兴抽不开剑的同时一左一右的快速斜掠过来,老管家拔剑抽身躲开一人,结

果这第二人拍出的掌风确是再也躲不开了。

远处的韩冰秀看林兴胸口门户大开这一掌吃下来恐是凶多吉少,便运起毕生

功力长剑脱手射向偷袭林兴的那人,正是天山剑法其中的一个隐招——追星赶月!

偷袭那人万万没想到远在几丈外的韩冰秀会使出撒手剑,原来天山剑法还有

这一招?他只觉得背后风声大起,但是招式已老,想抽身而退已然来不及了。这

人最后看见的景象就是剑尖穿透了胸口出现在自己眼前,随后两眼一黑当场殒命。

这边一人被寒冰刺击伤,另外两人见她为了救下林兴而长剑脱手,他们哪里

会放过这大好机会,齐齐的举掌拍向冰秀,冰秀避无可避,只得硬接来袭的两人。

其中一人掌风先到,她打出穿云掌,再暗运飘渺心法中的移花接木之术,转移了

对方六成的力道加上本身十成的功力举掌拍向后来者,后来的黑衣人并不知道这

一招移花接木的厉害,被韩冰秀一击得手击中了胸口,狂喷几口鲜血,倒退了十

几步倒了下去便再也起不来了。

但移花接木这一招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伤己。韩冰秀眼前一花,也倒在地上

显伤重无力再战。这边剩下的两人再次左右夹击袭来……

林兴那边的情况变成了一对一,但是他负伤之下也到了快要内息涣散,难以

支撑的尴尬境地。余光一瞥之下还看见韩夫人情况更是危急,迫不得已林兴只能

长啸一声,悲绝的震断了自己的任督二脉,趁着自断经脉以后体内产生的巨大内

力波动,鬼魅一样的疾速冲向韩冰秀这边,挡下了黑衣人对她打出的致命攻击。

不顾后果的几招下来,林兴击退了剩下的三人,高声叫道:「夫人快走!快

走!林兴就此别过了,快走!!」

韩冰秀眼见这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师叔身上内息纵横,心中顿时知晓他是做

了什么事情,眼中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滚落,却当机立断的运起最后一丝内力,向

远处遁走……

林兴拼尽最后的气息,一招天山派绝学——剑舞天下……砍倒了两人,心中

默念……夫人……一定要活着回去……眼前一黑倒了下去,经脉寸断没了生机。

韩冰秀负伤遁走,谁知才一炷香的功夫,就看见剩下的最后一名黑衣人急速

的跟来,这人至今为止并未受伤,战力充沛。眼看越追越近,冰秀心道:想不到

我会身死此地……罢了……和他拼了。只是放心不下夫君,你到底在那里?

黑衣人紧追过来就要动手,却不想一道人影斜斜的穿插过来挡在了二人之间,

和黑衣人斗了起来。冰秀虚弱的坐倒在地,只见来人五短身材还有些肥胖,奇装

异服皮肤黝黑,还留着两撇弯成了山羊角一般的胡子,卷成了两个奇怪的半圆形。

这人武功看似平平,一招一式却大开大合,无工不巧。像是每一拳每一掌都蕴含

了千钧之力,把黑衣人压制的死死的。斗到五六十回合,黑衣人心知难以取胜,

便远远的去了。救下韩冰秀的这个怪人也不追赶,只是回过头来望向冰秀。

「多谢壮士相救,请问高姓大名?」韩冰秀挣扎起身,抱拳行了个礼。

「小人是西域胡人,来中土华夏国行商,乃是胡商,名叫巴拉吉。路经此地

时却和同伴走散了,谁知遇见夫人,便……」

韩冰秀还没等这人说完,内伤发作,再也坚持不了晕了过去……

(待续)

江湖群英传手游

龙皇传说手游

龙城霸业老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