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心剑影刀封魔录第二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3:54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第二章韩冰秀的决定

林豫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这不可能!!」

他本是个处惊不乱,极其冷静之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一反常态的惊讶万分。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林豫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问道,「是那里得到的消

息?

可靠不可靠?」

林章看见兄长虽然强作镇定,但是身子绷得紧紧的,说话语调都有些许颤抖。

他心想刚刚得到这个传闻的时候,自己还远不如兄长冷静呢。

「大哥,具体情况很难说。」林章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抬头四

周一望,确保没人才压低声音继续说:「消息绝对是已经慢慢的开始传开了!别

的不说,我们林家的情报网还算是首屈一指的。第一次听见这传闻还是在十四天

以前,就在京城收到的消息。一听说我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了,后来过了几天我

经过建兴和灵州时,我们在这两个地方安排的人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因为我跑

的快,所以大哥这边可能还并不知晓。」

看见林豫一言不发的眉头紧锁着,似乎在深思什么事情,林章犹豫了一会儿,

接着说,「即便是传闻已经开始蔓延了,也不能说一定保证就是极乐如意功,况

且……况且三十二年前,你我都还小的那次,不也没事吗?大哥还是先放宽心,

静观其变如何?」

「三十二年前,我才十六岁,二弟你才十三吧?」林豫长叹一声,「唉…

…如若不是这样,父亲怎么会……」说着林豫眼眶一红。

兄弟二人沉默良久,林豫先发声道:「如果是真的呢?如果极乐盟真的想要

东山再起,他们都蛰伏了三十几年了,这次肯定会来个盛大登场!这个盛大登场

会不会就是消灭神剑山庄,来个扬名立威?」

「我看未必,其中还有很多疑点。传闻是说京城和灵州两地同时发现武功高

强的男女被害。表面上看男的是被吸光了全身的血,女的失踪,但是……」

林豫打断了林章的话,「二弟说的我都知道,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可能只

是一些江湖宵小的下三滥手段,但是我们不得不防。」林豫稍稍一思量,说:

「这样吧,我亲自去一趟那边,也好早做打算。」

林章却一惊,「大哥,你的身体?」

「一时半会死不了,就算是真的,他们想收拾我这把病骨头,也没那么简单!」

林章深知兄长性格冷静而又处事果断,他决定下来的事情一般是不会再做更

改,但是他还是不甘心,便苦苦劝道,「大哥!你的身体本来就不行,二弟还不

知道吗!!这一路上车马颠簸,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况且你一走,嫂子

怎么办,妍妍怎么办,这些大哥可曾想过?」

林豫一脸凄然,「他们没那么快的动作,我这次去不单单只是看看,万不得

已我就……」说到这里,他便不再多言。

林章见事已至此,大哥是去定了,只得问:「那大哥准备何时动身?」

「越快越好,后天就出发。二弟你留下来,把岭南双温,华老,林兴……都

叫回来!嗯……还有……算了,到时候我自己和夫人说。」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空气中夹杂着水气,给云鹿城带来了无限生机。这云

鹿城早在一百多年前还是个南方的古朴小镇,两面环山一面靠水风景秀美,民风

也淳朴。所以当年剑神林昊天夫妇游历到这里便没有再走下去,建了个神剑山庄

就此隐世。

谁知经过一百多年的繁衍生息,当年的小镇现在已成了一座不大不小的中型

城市。云鹿城东面的云鹿山相传在五六十年前出现了七色神鹿,隐于雾中,所以

此山名声大噪,加上本身就风景秀美,一时之间各地的文人骚客争相前往观摩游

历。一城一山因此而得名。

城北面的沧澜江更是连接南北的大运河,云鹿城地处连接南北的关键地段,

来往商客也变得络绎不绝起来,所以别小看了这云鹿城,地方虽然不大,繁华程

度却也不低。

正是这日午后,城东云鹿山脚下的大悲寺迎来了三名贵客。

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了大悲寺门口,车上下来三人。三人皆是女人,走在前

面的两人,一个身穿红色华丽衣裙,看上去三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但是相貌极

美,偏偏还在一举手一投足间还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魂的妩媚气息,她就是神剑山

庄二庄主林章的夫人沉嫣然。

这沉嫣然看上去三十五六,其实已经四十岁了,正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迷

死人不偿命的年纪。而且说起来,这沉夫人原先是京城最大风月场所玉满楼的头

牌,加上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年可是艳名满天下的花魁。后来玉满楼被神剑

山庄给买了下来,变成了山庄的产业之一。正好二庄主也是沉夫人的裙下追求者

之一,林章这人生性洒脱,豪爽讲义气,他并不嫌弃沉嫣然的出身,在一番努力

获得了花魁的芳心之后,便敲锣打鼓的把她娶进了林家。大庄主林豫也是生性豁

达之人,娶就娶吧,二弟喜欢就好。

很多人对神剑山庄这样的武林精神象征性家族还开妓院一事指指点点,而且

他们还不止开了一家,甚至把这风月场开到了全国各地,就是在这云鹿城就有一

家极其奢华的妓院百花楼也是林家的产业。也正是因为林豫生性豁达,他毫不在

意他人的看法,不就是生意吗?况且神剑山庄名下的风月场都严令禁止强迫妇女,

全凭自愿,想来就来想走便能走,所以久而久之,他人也就不再说三道四了。

沉嫣然嫁进林家以后,也展现出了不俗的经商能力,后来林豫索性把山庄名

下所有的十一家妓院,二十六家丝绸布匹坊,以及全华夏国境内大大小小数十间

酒家全部给了这个弟妹管理,她也算是不负众望管理的井井有条。

和沉嫣然手挽着手同行的另一名女子就更加不俗了,她一身米黄色素雅衣裙,

脸上还带着厚厚的面纱,看不到面容,但是不管是从身材,还是仪态,还是气质

上来说,都把旁边的沉嫣然给比了下去。

这女子就是大庄主夫人韩冰秀,天山剑派掌门的千金,早些年在江湖上是赫

赫有名的女剑侠,死在她手里的恶徒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是韩夫人自从嫁给林

豫以后,一改以往天山女剑侠的泼辣手段,变得温柔如水。而且不喜欢抛头露面,

所以每次出庄都是以面巾遮脸,看过她真容的人是少之又少,外人都道韩夫人是

不是貌丑,其实大错特错,她可是比沉嫣然还要貌美的大美人一个呢。

两位夫人平时关系极好,虽然韩冰秀是嫂子,沉嫣然是弟妹,但是从年龄上

来说却是相反,沉嫣然大了韩冰秀三岁。所以除掉场面上的应付,两人私下,甚

至在山庄里都是互相直呼其名,嫣然,冰秀的叫。

她们二人一进寺门,一些进香的百姓,富商,公子,甚至是妇人都被这两人

吸引的眼睛大睁,由衷感叹道:国色天香啊!

待到众人看见二女身后还跟着一个东张西望,古灵精怪的少女时,就真的是

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这少女十八二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素雅短裙,

全身再无半点装饰,但是肌肤胜雪,比纯白衣装还要白上几分。柳眉杏目,眼波

含情,小小薄薄的粉红色嘴唇微微上翘,乌黑柔顺的长发斜斜的披在一边的肩头,

细细的腰肢配上微翘的小屁股让人再也移不开眼睛。虽然酥胸没有前面的两位妇

人饱满,但是胜在挺拔高耸。再看短裙外露出来的小腿和膝盖,完美的曲线直让

人头晕目眩……

如果前面那两位夫人是国色天香,后面这名少女简直是倾国倾城,祸国殃民!

她就是神剑山庄唯一的子嗣,神剑大小姐林欣妍。

「娘,婶婶!好无聊啊,早知道人家就不来啦,这些人都盯着我看,真想抠

了他们眼睛,快快把香烧了我们回庄去吧。」林小姐快走了几步来到韩冰秀身边

说,「娘你答应了我今天陪妍妍比试比试剑法的,可不许赖皮不认哦!」

韩冰秀听到女儿清脆好听的小嗓门,就笑着摇摇头,「跟也是你要跟着来的,

现在刚刚进门就闹着要回庄,再这么呱噪,比试剑法的事情就不作数了。」

「好!我便不说话了,你们看我还理不理你们。」

变的可真快。这次两位夫人都苦笑着摇摇头,拿这位小姐没了办法。

因为是贵客临门,进完香以后大悲寺住持带着一众和尚又为两位夫人和山庄

进行了一场诵经祈福的法事,二女盘膝而坐,众僧绕着两人也盘膝而坐围了一圈,

总之净是些听不懂的梵文经句,夫人也不着急,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配合大师们

的祈福。林欣妍可没这么好的耐性,就在寺中大殿内到处张望。

过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做完了法事,韩冰秀又命下人取来一张银票,上面

赫然写着五千两的字样,双手交予主持,当真也是出手阔绰。这边韩夫人还在和

住持吩咐着什么,那边的林欣妍却早就急不可耐的挤眉弄眼的要回去了。

三人回到山庄,听说二庄主林章回来了,就一起往花园里走去。林欣妍性子

急,一路小跑就先到了,远远的喊着,「二叔,你回来啦。」

林豫林章两人正在眉头紧锁的继续着刚刚的话题,就听见身后欣妍来了,林

章马上回头笑眯眯的看着她过来。林章夫妇不能生育,林欣妍在他们眼里就是自

己的亲生女儿,从小就溺爱的不得了,这次出门多日,还真是有点想这个磨人的

小捣蛋精了。

说了几句话,两位夫人也到了,林章微微一弯腰,「见过嫂嫂。」

「叔叔,都说了不要这样客气了,都是自家人。」韩冰秀点了点头。

「爹,二叔,娘说了今天要和我比试剑法的,你们是不是也想看啊?」林欣

妍大眼睛眨巴了一下。

还没等兄弟两人答话,韩冰秀就先说话了,「妍儿,看你这急得。那里像个

大家闺秀的样子啊。」

「我才不要当什么大家闺秀叻,我以后肯定是天下第一的女侠!」

「先胜过娘再说吧。」韩冰秀随意拾起了两根树枝,「今天就用这个。」

选了个开阔点的场地,其他三人观战,而场地中间的母女一人手持一根树枝

对视着,站定以后林欣妍说:「娘,我上了哦。」手中的树枝就挽了个剑花,直

直的冲了出去。冲到韩冰秀面前时,小妍手腕一抖斜噼向冰秀,冰秀也不急,一

个闪身就转到了小妍身后直接刺向对方的后颈,小妍一个转身堪堪的架开了母亲

的剑刺,她并未停止动作顺势一招天山派的银狐甩尾就反击了过去……

喂招拆招间一会儿就斗到了九十余个回合,丝毫不懂武功的沉嫣然只感觉看

的自己眼睛发酸,母女二人也太快了,她根本看不清具体的动作,只觉得两条人

影在眼前闪动。

而站在一边的林章却惊讶至极,「大哥,我看嫂嫂也快要使出全力了,妍儿

虽然落于下风,剑招处处被制,但是短时间内也并不会轻易落败,偶尔还能还击

出几招漂亮的剑招来,真是……她在武学上的悟性真是比你我兄弟二人高多了,

惭愧惭愧。」

林豫接过话茬:「二弟是很久没见她们喂招了吧,我娘子在江湖上也算是成

名已久的剑客了,妍儿虽然生性顽劣,但是在悟性方面却要高过我家娘子太多,

比你我二人就更高了。她们这般天天操演下去,用不了几年娘子就教不了她了。

我看差不多也要给她找一位绝顶高手为师了。」

「大哥,你说妍儿她……能不能……」林章看着兄长,话说到一半,便再也

说不下去了。

「心剑?」林豫紧皱眉头:「外人不知道,我们还不清楚吗……心剑也是魔

剑……我不会让妍儿去碰的,不会!若是有什么变故,我怎么也要自己扛下来。」

比试完了以后,林欣妍满头大汗的喘着气,韩冰秀还只是呼吸稍有急促。林

豫笑着说:「妍儿,几天不见,武功又精进不少,真是不错。看你满脸的汗,快

去收拾收拾,我和你叔婶还有话要说。」

欣妍瘪了瘪嘴叫上了远处几个年龄相彷的丫鬟就叽叽喳喳的去了。

两兄弟让两位夫人坐定,才把事情全盘托出,林豫更是表明了自己想出去探

探的意思。韩冰秀知道丈夫的秉性,愁眉苦脸的看着林豫。四人都是一脸凝重的

良久无语。

一转眼,林豫已经出去三天了,现在也不知他到了哪儿。韩冰秀想到这些就

坐立不安,茶饭不思。丈夫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特别是妍儿生下来以后的这近二

十年,几乎是每况愈下。所以生意上的事情基本上都丢给了老二夫妇,他只是足

不出户的在庄里做出重大决策。韩冰秀有丈夫在身边的日子过惯了,这次他一走,

总觉的身边空荡荡的,可能自己的一颗心也随着夫君一起去了吧。

沉嫣然也没睡好,这一大早,天还没完全亮,林章说有要紧事要去办,就急

匆匆的出庄去了。她也不想再睡了,和衣起身转到庄内的湖心亭就看见韩冰秀一

个人坐在亭子里的桌边发愣。

看见嫣然来了,韩冰秀朝她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

「冰秀,怎么了?闷闷不乐的,在担心夫君吗?」

「怎么可能不担心,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虚得很……我真怕他……」说

到这里,韩冰秀眼眶一红,「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本来

我死活想跟着一起去,豫郎不肯,后来想想也对,万一有个什么事情我也只会拖

累他罢了。」

沉嫣然心疼的看着韩冰秀,突然把桌上的一盘绿豆糕推到了她面前,「好了

好了,别想了。吉人自有天相,这次肯定没事的。我看你都两三天没怎么好好吃

东西了,来几块糕点吧。」

韩冰秀摇了摇头。

沉嫣然想换个话题,便说:「你是不知道,经常看你和妍儿练功我都要羡慕

死了。真的好厉害啊,飞来飞去,打来打去的,和天上的仙女一样。你说现在教

我,我学的会吗?」

韩冰秀终于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哎哟,我说好姐姐啊,你现在才想到要学,

已经是太晚了啊。若是你刚刚嫁进来的时候,还有可能。」

「真是可惜了,」沉嫣然很难受的样子,不过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

的看着韩冰秀说:「嘿嘿,嫂嫂,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要不上次你和我说的那

个事情嫣然带嫂嫂去试试?」

韩冰秀听到这句话,突然身子一抖,满脸红云一下子就冒了上来,竟是羞涩

的和小孩一样,低着头不敢答话了。

沉嫣然可是笑得花枝乱颤的,「其实也没啥,我呀,是过来人了。若是嫂嫂

想去,我这就安排,你们这些江湖女侠就是……」

她正边笑边说着,冷不丁的听到身边的韩冰秀用极轻的声音说了一句,「好

……那……嫣然你安排。」

这下却是把沉嫣然给惊住了,还没说完的话和笑声被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

咳嗽了几下,她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韩冰秀,问:「你真去?」

韩冰秀思考了良久,才回答,「就是想为他们做点事情。」

「这……其实也……也没必要做到这份上,你的事情我也懂,你若是……真

的决定了,我马上就去安排……」

「嗯。」韩冰秀只低低的回了一个字。

「那你等等。」沉嫣然说着就起身而去。

这边还在一个人坐着等的韩冰秀脸却愈加的红了,一颗芳心如小鹿般的乱撞,

脑子都有点昏昏然的起来。

半个时辰以后沉嫣然回来了,她看了看韩冰秀,说:「走吧。」

两位夫人便七拐八拐的走到了山庄的后门处,上了一辆用黑布遮的严严实实

的马车,出了山庄径直往云鹿城最繁华的集市中心去。

车上的韩冰秀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脑子空空的,二女也都沉默着,谁也没

说话,空气中充满了尴尬。

马车跑了不少时候,终于停了下来,两位夫人一下车,这里俨然就是神剑山

庄在云鹿城的产业之一,城中最大最奢华的风月场所——百花楼的后门。

二女一前一后的就进去了。韩冰秀这次也没带面纱,低着头跟在沉嫣然后面

走,一路上遇见几个丫鬟模样的人看见沉嫣然都是急急的跪下喊了声二夫人好。

一路上楼来到了一间几乎全是以红色为装饰的房间,沉嫣然在房门口找了个

丫鬟吩咐道,「告诉这百花楼的妈妈,就说我来了,等一炷香的功夫,再来这里

见我。你们都走开,离这远点。」说罢把门一关,房间里就剩下了两位夫人。

韩冰秀还是第一次来这风月场所,不禁偷偷的打量起周围红彤彤的装饰。沉

嫣然则是轻声问道:「冰秀,你真的决定了?最后问你一次。」

「嗯……」

「那嫂嫂把这个吃了。」沉嫣然掏出一粒小小的黑色丸药。

「这是?」

「化功散,既然决定了,就吃掉,如果不敢吃还在犹豫,我们就回去。」

韩冰秀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沉嫣然手中的丸子,默默的接了过来一口吞了下去。

沉嫣然叹了一口气,「唉……这不是化功散……只是寻常的红花丸,给女人

补气血用的,我气血不足经常吃,只是一种温补的药物。我只是试试你,既然你

决定了,那好。」

沉嫣然走到桌边,坐了下去,脸色一板说:「你就站着听我说说基本的规矩,

站好了,听仔细。」

韩冰秀看见沉嫣然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她说话变成了对下人说话的

语气,一时之间大感不适应。

「韩冰秀,这片区域是这百花楼的贵客区,寻常人等上不来,能到这一层来

的都是公子,富绅,人数也比下面少了很多。加上你极少在外面露面,一般都是

带着面纱,认识你的人也不可能会来这里,你大可放心。」

沉嫣然用训话一样的语气继续说:「风月场所本就是等级最森严的地方,寻

常女子和这头牌之间的待遇,都有着天壤之别。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是神剑

山庄的女主人也好,是天山女剑侠也好,这百花楼本来就是你的产业也好,现在

这些风月场所都是归我沉夫人在管着。所以,出去以后你是谁还是谁,但是既然

进了这百花楼,你就是我百花楼的女人,以前的尊贵身份在这里不管用。以后你

来这里,名字就叫秀秀,明白了吗?」

韩冰秀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呆立当场。

「不知道回话啊,你要说——是,沉夫人,秀秀知道了。」

韩冰秀羞愧难当,几欲晕去,小声的回答:「是,沉夫人,秀秀知道了。」

正说着,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走了进来,正是这百花楼的妈妈。「哎呀!

什么风把二夫人吹来了,真是喜事。」

妈妈一瞥眼看见站在旁边的韩冰秀,顿时一愣,问:「这位是?」

「我带过来的,到时候还要带走的,就是让她过来学学规矩。」

妈妈赞叹道:「好标致,好俊俏的妇人啊。老身溷迹青楼这么多年,这是我

见过的最美的人了。」

「得了,你先带她去换一身衣服去。哦,她叫秀秀。」

「是,二夫人。秀秀,跟老身走吧。」

韩冰秀转眼望向沉嫣然,一脸的哀怨。沉嫣然有点心疼,但是还是硬下心来,

摆了摆手。「跟着去吧,看我干嘛。」

冰秀就这么不情不愿的跟着去了。

来到更衣房,妈妈一吩咐,几个丫鬟鱼贯而入,帮韩冰秀换衣服的换衣服,

帮上妆的上妆,忙了好一会儿才收拾妥当。

韩冰秀来到大铜镜面前一照,顿时羞臊的手也不知道放哪里了。只见这裙装

大体是红色,辅以黑边黑纹,但是前胸开口却极大。冰秀胸前一对硕大的玉乳几

乎整个暴露在外,只是堪堪的遮挡住了乳头,深深的乳沟一览无余。

背后也是镂空式样,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暴露在外。下身则是长裙……长至

拖地,可是偏偏在身体正前方开了个大大的口子,形成一个A型的开口。从前面

看连冰秀细嫩洁白又修长的大腿都彻底暴露在外,开口高到只差一分,就能看见

内裤的程度。脸上被丫鬟们澹澹的上一层水粉,红唇打上了胭脂红,娇艳欲滴。

韩冰秀平日素衣素妆,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艳丽妆容……但是这样的冰秀,

少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气息,却多了几分致命的诱惑,配合她举手投足间

显露出来的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质,真是不知要迷死多少男人了。

无奈之下,只有穿着这套耻辱的衣服跟着妈妈往回走。走到半路迎面过来一

个大腹便便相貌丑陋的中年男子,远远的就叫起来:「张妈妈别来无恙啊。」

「哦,是屠员外啊!好久没来了,今个儿怎么有空。」

那个妈妈嘴里叫屠员外的男人看见韩冰秀,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猥琐的眼

神一直盯着冰秀的下体看,韩冰秀这才惊觉这裙子的可恨之处,一走动起来裙摆

就一上一下的,自己的白内裤便时隐时现的给人家看了个爽。

那肥猪似的屠员外留着口水靠近后又盯着韩冰秀的胸口看个不停,韩冰秀一

低头,又发现自己胸前的一对又软又大的奶子就要跳出来了,经过一走动,半个

红色的乳晕都被屠员外全部瞧了个仔细!

韩冰秀顿时羞愧难当,就要哭出来了,堂堂的神剑山庄主母,现在穿着妓女

的风骚暴露裙装,站在自家开的青楼里面任人观赏自己的羞耻部位……

表情包大冒险下载

创世仙缘下载

凡人修仙传安卓破解版

悟空救我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