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心剑影刀封魔录第三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32:40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第三章神剑山庄的秘密

那肥猪似的屠员外留着口水靠近后就盯着韩冰秀的胸口看个不停,韩冰秀一

低头,发现自己胸前一对又软又大的乳房都快跳出来了。这衣裙胸口的设计本来

就太过于大胆,尺寸似乎也小了点,又经过一走动,小半个红色的乳晕都俏生生

的抖了出来,被屠员外瞧了个仔细。

韩冰秀顿时羞愧难当,她这个堂堂的神剑山庄主母,现在穿着妓女的风骚暴

露裙装,竟站在自家开的青楼里面任人观赏自己的羞耻部位……

这满脸肥油的屠员外一双猥琐的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手足无措的韩冰秀

老半天,才出声问:「张妈妈,这是百花楼新来的姑娘?太……美了,如果不是

在这里遇见,我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叻!瞧瞧这身段……」说罢伸手过来

欲行非礼之事。

韩冰秀身负上乘武功,剑法精妙,虽然性格温柔有加,可毕竟是天山剑派掌

门韩德清的千金,自小就娇生惯养,在剑派内谁也不敢惹她,就算是掌门父亲都

要让她三分,所以不免心高气傲眼光极高,这肥猪一样的乡绅,嫖客,那里入的

了韩夫人的法眼!看见对方伸手欲行不轨,韩冰秀反应速度远超常人,但也不便

显露出惊人的武学根基,便稍稍一闪身,躲过了员外朝她乳房抓过来的手。

即便是这样,张妈妈看见韩冰秀稍一转身,轻描淡写的就躲过了屠员外的

「袭击」,惊讶的咦了一声。屠员外离韩冰秀只有一步之遥,自认为伸手的速度

很快,一定能把眼前完美的硕大乳球抓在掌中好好品味一下甜美的手感,谁知竟

扑了个空,也是大感意外的一愣。

这百花楼的张妈妈自小就在风月场所做娼妇,如今年华老去,但在这烟花之

地混迹了半辈子,也算是见多识广,什么奇怪的人和事情没见过?眼见屠员外还

在愣神,而新来的这个叫秀秀的极美女人也是一脸不悦,她马上打了个圆场:

「哎哟,我说员外,看你毛手毛脚的!这个小姐妹才刚刚来也不懂规矩,您老别

放心上。」

「没有没有!如此美人绝代芳华,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屠员外笑嘻嘻的把

手缩了回去,可眼睛还在不停的瞄着韩冰秀完美至极的身体打量个不停。

韩冰秀穿上这身衣服才片刻之间,就撞上了这么一个男人,本是羞涩之极,

现在心境却由羞涩转变成了恼怒,看着这肥猪的行径不由的一阵恶心,但她年轻

时就闯荡过江湖,女剑侠成名已久,这点事情还是忍得住的,所以在脸上也没表

露出什么,只是继续娇羞的低着头。

张妈妈看见他急色的样子,嘿嘿一笑,把屠员外拉到远处耳语了一阵。寻常

人绝无听清他们对话的可能,韩冰秀内功深厚心念一动,就听了个真真切切,这

老鸨子凑过去分明是说:「员外您老也是我们这百花楼的大主顾了,有什么好事

能忘了你?这大美人当真是世上罕见的艳丽,也难怪你喜欢,若是不喜欢只怕不

是个男人了!她呀,是一个大贵人刚刚才带过来的,连我到现在都拿不准呢。员

外你也别急,等老身好好调教调教,让她知道我们这的规矩和厉害,下次再来时

保准让这小妮子老老实实的躺在您老身子下面主动掰开双腿挨操浪叫呢!还有啊

……」

冰秀听见她这样说,又气又羞,索性不再去听后面的污言秽语。

也不知这二人后面又说了些什么,末了张妈妈还对着屠员外使了个眼色,韩

冰秀看在眼里怎么都觉得他们是不怀好意。「秀秀,走吧。二夫人只是让你换身

衣服,她还在等着我们呢。」韩冰秀只得跟着她回刚刚的房间去见沈嫣然。

刚刚迈开步子,韩冰秀就全身一抖,寒毛都惊骇的全部竖了起来。原来后面

的那只死肥猪还是不甘心,看见韩冰秀背过身去跟着张妈妈欲走,他也真是第一

次看见这样国色天香的仙子美人,色欲熏心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大着胆子伸手一

抓,把韩冰秀的半个屁股就这么抓在手里了!好死不活的,他抓上去以后还急色

的用手指探进她的臀缝里,找准了位置用力一顶,正好抠在了菊花上。这一下用

力颇大,甚至隔着裙子把韩冰秀未经人事的小菊花都稍稍顶开了一些。

放在平日里,就算这屠员外离她的距离近在咫尺,以韩冰秀的武功修为,他

这样的寻常人也是决计不可能得手的。只不过从韩冰秀一进这百花楼开始,加上

刚刚被人视奸了好一会儿,又听见张妈妈的污言秽语,她就早已经方寸大乱,晕

头转向了,所以才会被这男人一击得手……

这屠员外一抓上去就爽的三魂七魄都要飞了出来,手握之处柔软馨香,弹性

极佳!在房事上混迹多年的老嫖客一上手,就知道这个女人的臀型有多么完美,

蜜桃形而又高跷的屁股摸上去立刻就感觉裤挡下面几股热流把自己阳具催的滚烫

的挺立起来。谁知爽上天的感觉只享受了一瞬间,就让他吃到了苦头……

屁股这样女人的羞臊之处遇袭,还被人顶在了夫君都没碰过的菊花上,让韩

冰秀也顾不上羞涩了,一股无名火起,就恼怒的喊道:「你干嘛!」冰秀一下子

反手一掌就打在了屠员外的小臂上。只听啪的一身脆响,屠员外的小臂就弯成了

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想来这骨头也是彻底断了。

这一掌是冰秀情急之下拍出来的,并未想到控制力道,一下子就打出去了三

成功力。韩冰秀的三成功力足以分金断石,屠员外只是个寻常人怎么挨得住,这

打在手上不过是断了骨头,要是印在胸口就是大罗金仙下凡,都救他不活了。

屠员外只感觉手臂一麻,然后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就随之而来,看见自己的

手臂软趴趴的吊了下去,他肥胖似猪的身子就滚了下去倒在地上真的如同杀猪般

的嚎叫起来。

张妈妈看到这阵势惊得呆立当场说不出话来,韩冰秀正一脸怒意的看着在地

上滚来滚去的屠员外。嚎叫痛哭声把不远处的沈嫣然引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眼睛一扫便大概猜到了八九分。眉头一皱,沈嫣然冷冷的说,「来人,把这人

抬到下面去,找云鹿城最好的郎中来妥善安置。」

等几个百花楼的男护院上来抬走了屠员外,嚎叫声不可闻时,张妈妈才反应

过来,「这……这……二夫人……这可怎么办啊?这屠员外在云鹿城家产丰厚,

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你……秀秀……你力气也忒大了……那里像娇滴滴的

……」

沈嫣然不等她继续说下去,不耐烦的提高了声音训斥道:「我呸,什么有头

有脸的人物!我神剑山庄要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就算神仙来了也要给

我三分薄面。张妈妈,这个事情你妥善安排好,给他一些银子和他说清楚,别到

外面去胡嚼舌根子,就说是他自己摔的。如果敢胡说八道就是和山庄过不去,让

他自己掂量掂量想清楚。」

张妈妈看见沈嫣然一脸冷冰冰的高声训斥,老鸨子是最懂察言观色的,当下

也不再计较,「是,二夫人。老身会办妥当。」

「妈妈,今天搞成这样就算了,我先带她回去。」沈嫣然又看了看韩冰秀,

故作气急的对她说:「你这贱妇,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不争气的东西,走!」

说完领着韩冰秀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还是从百花楼后门出去,赶紧上了马车,韩冰秀羞的满脸绯红,「嫣然

……我……」

「唉……不说了……我都让嫂嫂先想清楚,在风月场里被臭男人做些非礼之

事真是太正常不过了。如若连这也……受不了……那还谈什么加入阴牝门……」

结果话说完,臊的一脸通红的韩冰秀和一脸无奈的沈嫣然双双陷入了沉默。

韩冰秀沉默了一会儿,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起夫君林豫走之前的那个晚

上……

夜深了,林豫和冰秀都睡不着,极乐如意功再现江湖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很

清楚。此时在庄主卧房内的大床上,韩冰秀全身只是在胸前围了一条淡青色的肚

兜,大片大片的美肉暴露在外白花花的直晃人眼,她侧躺着依偎在丈夫胸口上。

美人当前换作其他男人早就要按捺不住提枪上马驰骋一番,可穿着一件丝制睡袍

的林豫却不为所动。胯下之物也是软趴趴的一点精神也没有。反而是韩冰秀伸出

一只手去隔着袍子轻柔的抚弄着男人身下的阳物,上下的揉弄了老半天那话儿还

是毫无反应,韩冰秀红扑扑的脸上不由得稍稍显现出一丝寞寂和无奈。

「夫人,这些年真是对不住你了。让你这般……守活寡。」林豫看见韩冰秀

的动作,一脸歉意。「要不……夫人你寻一情人可好,为夫就当是什么也没有看

见罢了。」

韩冰秀一脸羞意的看了看林豫,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他。

「我认真说的,不想你这么……苦了自己。」

「大敌当前,你说什么呢!」韩冰秀有点气恼的看着夫君嗔怪道:「我对你

的情意夫君难道不知道么?我是万万做不出来这等有负于你的事情的。再说…

…秀儿也不是那种只贪图肉欲之欢的淫荡妇人,夫君莫要太小瞧秀儿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但是夫人记得我说过的话,你想的话,为夫绝不难为

秀儿。」「你还说!」韩冰秀气呼呼的直起了身子,林豫看见夫人确实是恼了,

轻轻一笑只得作罢,伸手紧紧的抱住美人在她唇上吻了下去。

两唇短短的相交片刻,分开以后,林豫眼神悠远的回忆着往事,慢慢的说: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我记得三十二年前我才十六岁,那时候

还是近二百年以来第一次听闻江湖上又发现极乐无极功的踪迹,父亲他得知事情

并不是空穴来风以后愁的整天吃不下睡不着的,我们林家的后人都和先祖林昊天

一个脾气,嫉恶如仇。虽然神剑山庄早已不参与江湖上的事情,但是我们也一直

在关注任何风吹草动,作为武林背后默默无闻的守护者,这份牺牲和付出我们林

家愿意负担。」

林豫说到这里,脸上闪现出几分坚毅,韩冰秀望向夫君的眼中尽是痴迷和仰

慕,爱上林豫,嫁入林家,她看上的就是林家人身上的这份担当和责任感。

林豫接着说,「当时我还是个半大孩子,父亲他分析情报来源和形势,考虑

了很久终于下决心要修习心剑!只是这心剑乃高深莫测的神功,我等资质平庸之

辈又怎能窥探,好在林家先祖几代人一直在苦思破解的法门,我太爷爷终于想到

了办法,就是逆转八脉,封住九大死穴,这样看上去似乎是个死局,但是却能有

效的强行融合阴阳两气,并克制内息的反噬。代价却是极大的伤害了奇经八脉的

正常运行,以至于……父亲他老人家作为第一个修习这法门的先行者,因为经验

不足,虽然获得了心剑的绝大威能,身体却快速的衰弱下去,只抗了短短的三年

就仙去了。」

说到这里林豫黯然的摇了摇头,「后来他在弥留之际把我们两兄弟叫到身边,

把这法门和他自己失误的地方仔仔细细的传授给了我俩。作为兄长,我万万是不

能让二弟去担这风险,就自己扛起了这副担子,修习心剑!有了父亲的前车之鉴,

我即便准备万全,这身体还是一天不如一天的衰弱了,生下妍儿以后,这夫妻

……夫妻之事……竟都无法办到了……还算好苟活了这些年……只是委屈了夫人。」

韩冰秀爱抚的摸着丈夫的胸口,幽幽的说,「还说这些事情干什么,当年你

行商途中恰巧在嵩山老怪的手上救下了我,那时候秀儿看见夫君如天神下凡般操

舞心剑斩杀了老怪,我的一颗心儿就归你了。秀儿发誓非豫郎不嫁,你一急就告

诉了我所有的这些事情啊,秀儿当年可没管你的身体如何,哪怕只能做你一年的

妻子,也是心满意足了,到现在也未曾后悔半分。所以夫君也不要觉得亏欠了秀

儿什么,秀儿自己觉的待在你身边甜蜜就行了。」

听见冰秀这般情深义重的表白,林豫又抱紧了夫人几分,叹道:娶妻如此,

不枉此生矣!「对了,秀儿,丑话先说罢,我身体本就虚空已极,这一去还不知

道是个什么形势,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

听到这里,韩冰秀不禁气恼的叫到:「夫君干嘛说这些丧气话,你一定会回

来的,可能就是几个虚而不实的江湖误传罢了,这种事情会少吗!秀儿等你!」

随着路面上的不平,马车一阵颠簸,韩冰秀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沈嫣然也说

话了,「冰秀,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这样还是太冒险,你也……太吃亏了。再

说……就算到时候林豫哥哥不怪罪我,我家那口子……林章若是知道了……还不

知道要怎么整我呢。毕竟这事是我们瞒着他们的。」

看韩冰秀低着头不说话,沈嫣然又加了一句,「要不先缓缓,再等几日,看

看大哥那边有什么进展,我们再说也不迟,冰秀嫂嫂这总可以了吧?」

韩冰秀才点了点头。

为什么韩冰秀身为神剑山庄的主人,会去百花楼这样污秽不堪的场所……这

还要从头慢慢说。

实际上,神剑山庄远远不是外人看起来那么简单,其势力和能力绝不会低于

任何名门大派,甚至远超任何一个单独的江湖门派。林剑南和林豫两父子已经掌

握了心剑这件事就没有外人知晓。加上林家几代人的积淀,神剑山庄还网罗了一

大批的武林高手,积累下来的财富和人脉关系也都是非常庞大和骇人的。说到沈

嫣然刚刚提起的这个阴牝门,这乃是林家三大情报机关之一。

这三大情报机关分别是神机门,神策门,还有一个便是这阴牝门。前两个是

三十二年前,由林老爷子一手安排下去为了应对重大变故,比如极乐殿的踪迹这

类大事而组建。神机门侧重于刺探各类情报和暗中观察,门中尽是武林好手;神

策门则是刺探各类情报的同时给出对应的计策和解决方案,乃是神剑山庄的智囊

机构,门中大多是才智杰出之士。最后这个阴牝门就完全是沈嫣然的功劳了,谁

能想到这林家遍布全国的妓院其实是一个庞大的情报机关?

沈嫣然手下有一批特殊的「妓女」,她们有的武功高强,有的有特殊本领,

不一一道来,这些人组成了神剑山庄的一个极秘密的组织,叫阴牝门。直接由沈

嫣然组建并归于她管理。不管是消息灵通人士;还是风流侠客;或是豪绅富商;

甚至是朝廷官员,这些貌美的「妓女」都能从他们口中套出山庄想知道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神剑山庄明面上是武林精神的一种象征,也是合法商人的

杰出代表,用这美色勾引,上床套现之事毕竟也太不光彩。知道这个秘密组织的

人少之又少,仅仅只有两位庄主和两位夫人,加上一个大管家林兴知晓。阴牝门

人少,又极隐秘,但是并不影响它的办事能力,这些年阴牝门刺探到的各类消息

超过了其他两大门的总和还多,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讽刺。看来这古往今来

的老话,英雄难过美人关乃是至理名言!

自从三十二年前江湖上出现魔教的踪迹以后,这些年间断断续续,真真假假

的出现过许多次可疑的类似消息。但是这一次可信程度乃是数十年间最高的一次,

甚至是消息的源头和指向都变的非常明了。林家等的就是今天,怕的也是这种情

况。

就在林章去京城打理名下产业的时候,京城的神机门来报,极乐无极功再现

江湖,而且目击者就是神机门的人。亲眼看见的本有四人,但是因为暴露了行踪,

而被对方截杀了三人。勉强逃出来的是一个轻功和隐匿功夫十分了得的江湖大盗。

这人名叫赵六,因为进皇宫行窃而遭通缉,后来被华山派的几名侠士抓了个正着,

扭送到官府不日就要问斩。后来是林豫看他是条汉子,盗来的财物也大多分给了

穷苦百姓,而出面把他偷梁换柱弄了出来。从此以后他便对林府忠心不二,据他

所说,对方的武功高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和百十年前传下来对极乐无极功的描述

一模一样,他们几人还亲眼看见了对方吸食人血和对抓来的女侠进行采阴……后

来行踪暴露,不得已拼杀了一阵,四人完全不是对手,其中三人拼死保了赵六逃

出生天。对方万万没想到这赵六逃走后并未走远,而是又绕回了原地,远远的跟

着对方,一直到那人换了一身衣服七拐八拐的自以为没人发现以后,从正门口大

摇大摆的进了梁王府!!门口守卫并未多问,显然是老熟人。这不得不让人觉得

疑云密布。

后来林章返回云鹿城的途中得知了几乎是与京城出事的同一时间,在建兴和

灵州两地,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这两个地方并没有目击者,但是发现了被害的

人,两男一女分别是来自灵山派和守剑阁,均已丧命,也都是被吸干了功力全身

枯竭而死。凑巧的地方在于建兴和灵州都是这梁王的封地,看样子整件事情和这

华夏国的梁王——刘汾,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现在华夏国的国君刘辟年幼,才十四岁。国政都由国君的叔叔,能力出众的

摄政王刘献一手操办。而这梁王也是国君刘辟的叔叔,正当三十九岁的壮年,主

管京畿军政,他为人一向低调,也不关心国政,很少传出有关于他的事情。现在

他这样一个默默无闻一向低调的王爷,却和极乐无极功扯上了关系,不得不说是

匪夷所思。

早在三年前,神剑山庄就发现这个低调的梁王积极的拉拢各派的武林人士,

参与武林事物,他自己的意思是自幼就喜爱习武,当然这都是很隐秘的进行的。

那个时候林豫和林章就开始关注刘汾的动向,谁知不管是用何方法,这梁王府都

难以渗透,半点可靠的消息都传不出来,唯一的突破口可能就在梁王自己身上。

这刘汾没有别的爱好,只爱女色,在王府内广纳王妃小妾的同时还嫌不乐意,以

他的身份竟然还经常混迹于京城的各大风月烟花之地。这事本来沈嫣然的阴牝门

可以解决,以往这样的情况二夫人出马也是无往而不利。这次却翻了跟头,刘汾

极爱女色是不错,但他眼光极高,阴牝门的妇人们靠拢过去,他也玩,玩完提上

裤子就走,城府极深,没有一个女人能进入他的内心。

有一次在烟花之地饮酒作乐时,刘汾五分醉意,他自己说出了心仪的女子应

当是面貌国色天香,还又要温柔有加,又要傲气逼人,又要气质仪态俱是最上乘,

最重要的是要会伺候男人,这几条不是自相矛盾的说法吗?……上哪儿找这样的

人去……

这个时候沈嫣然想到了韩冰秀,除掉伺候男人的本事,韩冰秀不但满足以上

所有条件,还是成名已久剑法高绝的女侠,同时也很聪明灵慧。这要求简直是给

韩冰秀量身定做的一般!无奈她是山庄的主母,地位高贵。一点点小事自然不可

能让她亲自去阴牝门做个娼妇,哪怕是假的娼妇也不行,后来只得作罢。只不过

后来沈嫣然把这个想法拿出来当作笑料羞了韩冰秀几次,让韩冰秀脸红耳根子热

了好几天。

谁知道这次的事件就不单单是拉拢武林人士这么简单了,疑点重重。以至于

林豫只能迫不得已拖着病体亲自出马……

得到林章带回来的消息的时候,两位夫人就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让韩冰秀加入

阴牝门,探一探这个梁王底细的主意。但是林豫和林章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来反对,

把贞洁看的无比重要的韩冰秀也坚决不会这样做,沈嫣然更不会放心让嫂嫂去做

这样不齿的事情。

现在情况剧变,担心夫君安危的韩冰秀……瞒着林豫却自己提出了这个主意

……沈嫣然虽然一万个不愿意,看在冰秀心意已决也只得姑且一试,但是让她这

么冒冒失失的伪装成娼妇靠近别人,指不定就被马上识破,功亏一篑。梁王何许

人也?常年混迹于烟花之地,身上有没有伺候男人的货色他哪能不知道?所以韩

冰秀才自愿进了这百花楼,接受调教。

后来的结果也是韩冰秀实在做不成这些龌龊之事,这事情办不下去,还无端

的白白让人看到了她暴露的羞态,摸了一回屁股。两位夫人只得作罢,决定再好

好从长计议,另寻他法。

等冰秀和嫣然回到庄上,发现林章正在和刚刚赶回来的大管家林兴坐在山庄

大堂里议事。林兴和韩冰秀一样,出身于天山剑派,他是韩冰秀父亲的师弟,按

理说韩冰秀见了他还要尊称一声师叔。但是他向来分得清主次,既然当了林府的

管家,就得以林府的称谓来,见了韩冰秀就得要尊称一声大夫人。韩冰秀拗不过

他,也就随他去了,平日里看见他都喊一声林叔。

林兴五十多岁的年纪,武功高强,内功和剑法犹在大夫人之上,加上江湖经

验丰富,在外面的名声可是响当当,排得上号的人物。他本姓孙,名孙兴,这样

一个武林名宿会甘愿来山庄当管家还是源自那次对阵嵩山老怪一役。这老怪行事

乖张狠毒,武功已至化境,在江湖上兴风作浪了多年,众门派围剿多次竟次次都

让他逃脱,算是个魔头。那一次孙兴和一位同门师兄,加上韩冰秀,三人把嵩山

老怪堵在了半路上,欲为武林除害。结果三人不敌老怪,斗到一百余招时,老怪

找了个空子一招杀了孙兴的师兄,剩下的孙韩二人苦苦支撑,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性命攸关之际,林豫如天神般挥舞心剑杀了进来在三十招之内就取下了老怪

首级,让孙兴和韩冰秀大为震惊和折服。孙韩二人也知道了不能透露林豫真正实

力之事,正好孙兴无意于掌门之位,干脆追随在林豫身边做了这大管家,改名林

兴。韩冰秀也对林豫芳心暗结,没多久就嫁给了林豫。这档婚姻当时造成了不小

的震动,让不知道多少仰慕韩冰秀的少侠和公子们哀叫不已,直说这天山女神怎

么会嫁给了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商人。

看见两位夫人来了,林兴作了个揖,称大夫人二夫人好,四人便坐下说话。

林兴先开口:「二庄主,我已经通知了各个门的门主,各个堂口的堂主,包括我

们山庄十几项生意的负责人在十日内赶回山庄。」

「嗯,林老办得好,虽然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他们,但是一些紧要的东西还是

当面说清楚为好,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不得不防。」

「还有华老,岭南双温,梅娘他们十几人也……」

林管家话没说完,就看见一身白衣白裙手里还提着一把宝剑的大小姐林欣妍

从外面径直走了进来。看了看在场的几人,她把长剑往茶几上啪的一拍,哼了一

声就气呼呼的坐了下去。饶是她这副恼怒的样子,都显露出绝美的姿态。

众人不知所以,谁又惹这魔头生气了不成?知女莫过母,韩冰秀这几天也看

见女儿怪怪的,整天闷闷不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与她平日里闹遍全府的样

子大相径庭。冰秀心念一凛,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妍儿,谁惹你发脾气了?我

们几个和你二叔说事情呢,等下娘再为你做主。」

「你们有事瞒着我,干嘛不和我说?妍儿也长大了,家里的事情妍儿也能帮

上忙的。」

「你都知道什么了?没什么大事啊,妍儿别……」

「没什么大事吗?那极乐无极功又出现了,爹爹病的厉害,为了这事都跑出

去,还叫温哥哥他们都回来,还有好多呢!这算不算大事?」

韩冰秀大惊,「你……妍儿……你从哪里听来的?」

「你们自己说的,爹走了以后我就听见你们说了,很多事情我都知道呢。爹

有多厉害你们从来不说,我也知道。以往每次我闭息潜行过来想吓吓你们,只要

我小心一点就算是以娘和林管家这样的武功修为,只要不是距离太近,你们都毫

无觉察。但是只要爹在,三十丈开外他就什么都觉察到了。还有……反正你们这

几天神神秘秘的,我就偷听了一会儿……这样的事情……妍儿也想和大家一起」

众人膛目结舌,面面相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心里都道:这孩子的轻

功和隐匿之法竟已到了这般高深的程度,特别是心思缜密,观察力远非寻常人所

及,只是太过于天真又没有江湖经验,很多事情该如何教她面对呢……

(待续)

排列五七星彩下载软件

大刀客游戏

英雄觉醒

新秦时明月百度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