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考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源税改西部扩容

发布时间:2020-07-20 16:47:37 阅读: 来源:考勤机厂家

资源税改革向整个西部省区扩散,这对于国内企业而言,或许是巨大利空。

酝酿已久的资源税改革终于在今年提速。

6月初,资源税改革率先在新疆试行,原油和天然气资源税实行从价计征方式,税率为5%。一个月之后,此项改革便得以推广。

在7月5日举行的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上,中央明确表示,资源税改革将在整个西部地区推行,税改范围由油气扩大至煤炭、原油和天然气。

毋庸置疑,资源税改革将增加资源类企业的税负成本,但是,在新一轮西兰州最好的银屑病医院部大开发启动的当下,要配合国家的能源发展战略,资源税改革显然对我国宏观经济发展产生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税负陡增

7月16日,记者致电山西省大同市一煤矿总经理刘峰,刘峰告诉记者:“目前,山西省资源税实行从量定额征收方式,对原煤按每吨3.2元计征资源税,如果实行从价定率计征的话,我们企业的资源税成本将增加5倍以上。”

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电话中的刘峰停顿了一会儿,补充道:“目前,焦煤按每吨8元计征资源税,今年焦煤价格估计在1500元左右,如果征5%的从价税,税负为75元/吨,是目前的9.4倍。税改后的日子很不好过啊!”

“短期内,资源税改革对任何一个资源类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利空消息。”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在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仅是煤炭行业,资源税改革对原油、天然气企业的影响也不可小觑。多年研究国内财政税收制度的高级经济师盛立中提供给《中国经济和信息化》的一份资料显示,我国原油资源税税额标准目前为14~30元/吨,如果按3%~5%的税率从价计征,资源税税负将提高5~6.5倍。

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一份研究数据称,如果对石油征收3%~5%资源从价税,每1%资源税的增幅,将使中海油和中石油每股赢利减少1.6%,中石化减少1.4%;若税率定为5%,上述三家企业盈利将分别减少10%、11%和9%。

铅、锌、铜矿石资源类企业亦是如此,税改后企业承受的税负也将大大增加。

目前,铅锌矿石资源税税额标准为10~20元/吨,铅锌矿石价格目前已经高达5100元/吨,按5000元计算,如果按3%~5%的从价税计征,税负应为450~500元/吨。

此外,15%含量铜矿石现价大约为1500~5500元/吨,按目前的税额每吨只需负担5.5元税收,如果按3%~5%的从价税计征,税负将提升到165~275元/吨。

面对来势汹汹的资源税改革,如何应对是摆在企业面前不可回避的问题。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对资源税改革,首先,企业要做的就是必须接受它,因为资源税改革势在必行,没有后路可退。其次,企业要做好准备,提高生产效率和工艺水平,把方方面面的工作做好。这也是政府想要达到的目标之一,征收税本身就是要引导企业并迫使企业提高效益。”

事实上,资源税改革除了对企业自身产生影响外,对整个行业发展也起到一定的作用。简单而言,面对资源税改革带来的税负,资源类行业或将提高其产业集中度。

“以煤炭行业为例,如果有1000家煤炭企业,面对税负的增加,可能会使企业减少到50家。如果企业数量减少的话,我们在谈判桌上就更有定价权,这样就可以将税负的压力转嫁给下游产业。”煤炭科学研究院经济研究所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

他进一步解释,煤炭作为上游产业,煤炭企业可以通过控制产量,让煤炭供应处于紧缺状态。尤其是在用煤旺季,存煤不够可能导致供不应求,煤炭就会涨价,这样水涨船高,企业的整体收益也会增加,那时,税负对于企业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了。

不过也有人士持不同意见。在国内高级经济师盛立中看来,我国大部分资源都掌握在国有企业手中,因此不管资源税如何改革都会在国家的掌控之中,不同的只是企业的利润在国家的左右手中转换——对于企业的影响仅限于此。而最终,企业税负的增加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西部试点

6月初,酝酿多年的资源税改革终于有了破冰之举。财政部印发《新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新的资源税政策在新疆开始试行。一个月之后,国家便决定将资源税改扩至整个西部地区。

资源税改革试行为何选择在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而不是经济相对发达的中东部地区,盛立中认为,在西部进行资源税改革貌似一种试点,但实际上不单单如此。其主要原因是西部地区集中了我国的绝大部分资源。

西部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资料显示,中国60%以上的矿产资源储量分布在西部地区,45种主要矿产资源工业储量的潜在价值接近全国的50%,以铅、锌为主的有色金属,以锡、镍、钒、钛、稀土为主的稀有战略性矿产,以铂族金属为主的贵金属等储量都占有较大的优势,如甘肃的镍矿储量占全国的70%,贵州的铝、磷、汞、锑、锰的储量居全国前五位。

西部能源资源的探明储重庆白癜风专科医院量占全国的比重也接近57%,水、煤、油、气四者兼备。其中,西部水能丰富,蕴藏量占全国总量的85%以上,可开发量占全国的81%以上。

林伯强告诉记者:“西部是中国能源增量的一个重要地区,所以资源税改革借助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东风’才在西部地区全面推广。资源税改选择在西部进行试点就是要结合西部开发以及能源开发的多重机遇来展开。”他表示,西部资源丰富以及西部资源大规模开发刚刚启动,资源税改牵涉的影响面较小,是资源税选择在西部试点的重要因素。

林伯强指出,目前,中国主要的能源开采还在中东部,西部地区资源大规模开发刚刚启动,主要是因为西部资源利用和资源市场较弱,而且西部相对于东部的能源需求企业而言较为偏远,运输成本相对较高。一般情况下,能源开发总是从近的地方开始,然后再开发远处的资源。

业内分析人士也认为,西部是我国矿产资源的主要集中地,在西部进行资源税改革将使能源企业加大新能源开发力度。而且西部的地方政府也能因资源税改革增加财政收入,从而,有助于西部进行经济和能源结构的调整。

以新疆为例,新疆资源税改革于6月1日正式启动,新疆地税局预测,新疆的原油和天然气资源税每年将增长32亿元。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政厅副厅长王富强曾在一次会议中公开对媒体表示,资源税计征方式的改变,将会对新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产生深远影响。根据他们对区内原油、天然气的实际测算,实现由从量到从价计征后,新疆每年原油、天然气资源税可增收45亿元左右,可以增加财政收入37亿元。

资源税全球“热涨”

实际上,不仅在中国,在全球范围内,上调资源税也已是大势所趋。

今年5月2日,时任澳大利亚国库部长的韦恩·斯旺公布了一份“亨利评估”,此份报告的关键内容就是对澳大利亚的几大产业矿业、陆地天然气、煤层气行业政府债券6%收益以上的企业征收40%超额利润所得税。

所谓资源超额利润所得税是指对矿业企业的投资收益高于正常利润率的部分征税,超出的部分以40%的税率予以征收,超额利润所得税是对原有的资源税和特许权费体系的替代。

虽然该方案遭到了澳大利亚矿产商的强烈反对,但并未能改变上调矿业税的命运。不过,澳大利亚政府最终也放弃了原有40%的税收计划,改用另一套新税方案,即主要税率从原先打算的40%降至30%。

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国财政都面临着因资源紧缺带来的压力,矿产资源的稀缺性与经济发展需求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澳大利亚政府一样不可避免。

“澳大利亚征收资源税主要还是保护本国资源,同时也为了地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积累资金。”一位资深的能源行业分析师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不仅是澳大利亚,巴西、智利、蒙古、赞比亚、秘鲁和厄瓜多尔等国家都有此考虑或已实施上调矿业税。

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渐复苏,资源的稀缺也显得尤为明显,由此国际矿产资源价格的上涨也助推了矿业税的上调。因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各国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债务,也急需增加财政收入。在这种经济形势下,政府存在向资源类企业征收更多税收的压力。而全球多数资源类企业都有可观的收益。业内人士预测,全球预期税率都会有暂时或永久性的调升。

税改预期

调升资源类企业税率的预期在中国同样也得到了有效的印证。从新疆最初的试点到整个西部地区实行的资源税改革,是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一种手段,资源税改革的势头会越来越猛。

但是,在资源税改革由西部向东部的推广或许不会一帆风顺。

“资源税改革肯定会向全国推广,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具体以怎样的方式,怎样的税率比较合适,这是需要试点。”林伯强认为,资源税改革试点的意义就在于,这样的税改方式、政策是否合适,在试行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需要怎样解决。这些都会为以后向全国全面推广积累经验。

资源税改革要推广到全国范围,林伯强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中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的具体情况不同,西部地区的经验对于中东部地区不一定适用。资源税在中东部地区推广影响的面会比较广,因为目前我国的能源开采主要是在中东部地区,比如山西、内蒙古等地,西部能源开采相对较少。而且,西部与中东部地区在资源开采量上、企业数量以及生态环境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不同,“仅在西部做试点可能是不够的,中东部可能也需要在一两个省市进行试点。”

而对于资源税改革在全国的推广,盛立中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资源税改革搞不搞试点并不重要,可在全国范围一起推开。而资源税改革在全国推广最大的阻力则来自于其对宏观经济的传导效应。

盛立中表示,资源税改革的阻力不是来自区域的问题,而是整个经济发展的大局。目前我国经济面临的最突出问题仍然是保增长、保就业,而今年以来通胀预期苗头不减,中央于去年底就已释放出“管理通胀预期”信号,这是资源税改革步子迈不大的主要原因,也是进一步改革的难点。

资源税改革是一种改变企业行为的加税措施,税额上涨必然会导致资源性产品价格系统性反应,进而对全社会商品价格造成一定的上涨压力。换言之,由于资源需求刚性,作为资源供给的上端,提高的资源税负最终将通过税负转嫁、传导到整个经济链上。

当然,这个转嫁过程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比如,作为主要建筑材料的生产水泥用的石灰石、砖瓦黏土、建筑用沙、其他建筑用石等资源税成本提高,终将会使房子的造价增加。

盛立中告诉记者:“我原本认为,原油从价计征的税率不会低于5%,但也不会高于8%,但此次新疆的实际有效税率为3.27%~4.96%(名义税率5%)。当然,资源税改革是我国打造绿色税收体系的一部分,下一步还要开征环境税甚至碳税,资源税税率不宜设定过高,反之,则压缩了其他‘绿税’改革的空间。”

林伯强也表示,资源税改革将增加企业的税负成本、推高能源价格,而被推高的能源价格将影响整个社会的宏观经济、通货膨胀、经济增长。“对政府来说,现在的资源税改革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应对它可能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的问题,这是必须考虑的。”

随着资源税改革在整个西部地区的推广,何时将推向全国也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对此,盛立中表示,2011年应该是在全国全面推出资源税改革的时间窗口,改革不会再拖下去了,而且改革范围要比现在的要广。因为下一步还有环境税、碳税等要考虑。

“从理论上说,资源税改革的范围可以包括诸如土地、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乃至动植物等所有自然资源。包括煤炭、水等这些原本亟须解决的都没有涉及。”他说。

然而,林伯强却认为,资源税改革推广到全国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西部试点结束后还需要总结、调整,然后再向全国推广。另外,如果在中东部地区也进行试点,那需要的时间可能会更长。

此外,有关资源税改革的一些细节问题还有待国家出具体文件,如资源税何时执行、以什么标准执行、税收收入如何分配,等等。

java课程设计

大数据工程师入门

全栈开发培训视频

大数据技术应用领域

相关阅读